1. <form id='iE7jia'></form>
        <bdo id='iE7jia'><sup id='iE7jia'><div id='iE7jia'><bdo id='iE7jia'></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正文

            擒魔案

            推荐人:故事网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7-14 09:09:21 阅读: 次

            这是长辈跟我讲的一个故事,民国末期老魁山下的漆家村不太太平,不停传出有家禽牲畜半夜被吸干血后死在圈栏里,好在目前还没有人员伤亡,可原因显得扑朔迷离,有村民说是鬼蝙蝠咬的,有的说是遭了僵尸,还有的说是山上的山魈下山来“做客”。

            可目前是21世纪,上面的说法都太离奇了,让人难以信服,可问题总需要解决,老百姓纷纷报案,最急的当然是保安团,保安团团长周涛一方面派人收集证据,另一方面封锁消息,跟村长协商,事情没查出来之前务必请各位村民莫要以讹传讹,扰乱当地治安,苦逼的是乡镇安保队员实在是太吃紧了,没办法只能搞老带新,只安排了老干事老凡跟黄彪参与到实地调查中,自己坐镇后方,承诺随时调送警力支援。

            这不是老凡第一次来漆家村了,自己在镇子上生活了50多年,漆家村过去的故事也算是听过不少,清末这一代就是一贯道、白莲教的主要活动场所。后来民国之后封建迷信的活动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猖獗,20年代初期确实传过山里有山魈,可也从未证实。

            这次遇上这种事情是吉是凶?老凡心里也没有底。早上开着所里的车到了漆家村,刚下车就看见村口垃圾堆里有一堆牲畜尸体,原来村长漆二狗家今年养的两头老母猪遭了难。

            老凡赶紧过去了解情况:“二狗,你家这猪是什么时候的事呀?”

            漆二狗熟识老凡:“真是撞邪了!昨晚上我听见猪在栏里哼哼唧唧的,还以为是叫春呢!结果早上起来发现两头猪死在栏里,喉咙上被咬了个大窟窿,难怪叫不出声!”

            黄彪伸手笑着递着香烟,顺便问道:“昨天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吗?”

            “这段时间没什么可疑的人,就是来了些个收头发的、收旧衣服的,每天中午叫一阵子,晚上就不见人!”

            “啧啧!”

            老凡好奇起来,问清楚那些人一般几点什么地点出现后打定主意要会一会,说干就干,老凡自己躲在外来人必经的村口小卖部里面,黄彪则叫上几个壮丁一起打牌作掩护,刚过1点那群外来人就出现了。

            为首的是个老师模样的收购商,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不多言,身上披着收头发的长袋子,里面整齐的像是放着切好的一块块豆腐,上面堆着一层头发,“教师”后面站着的依然是两个斯斯文文的外地人,既然来的这么巧,黄彪可不想错过这个表现的机会,占着自己人多,跑上去就亮明了身份,要查对方的身份,对方还算配合。

            黄彪一看,证件居住地点竟是五台山白云观,便不急思索的问道:你住在道观里怎么跑这来收头发。

            “老师\"想都没想就答道:道观里没有香火,经济压力太大了只能转业,又不会干别的,只能跑跑小生意赚点小钱。

            黄彪半信半疑的接着问道:你们白天从哪里来?晚上住哪里呀?

            “教师”坦言道:没钱呀!我们平时三个人就挤在镇子里的小旅馆。

            “那我问你们,一斤头发多少钱?”老凡突然跑出来问道。

            “看成色,有好有坏!”老师答的还算淡定。

            老范自己也不晓得其中的价格,只想试试他们的态度,没想到对方这么从容,怀疑态度消减了不少,教师见半天没动静,正要走开,老凡马上发作:把你们包里的东西拿出来看看,老师们同意了,边做拿东西的动作边往黄彪跟壮丁身边走,冷不丁每个人突然掏出一把黑色的匕首对着前面几人的喉咙就是一刺,三人当场毙命,嘴里哼哼唧唧叫不出声,把剩下的人都看傻了,老凡赶紧掏枪,正伸手之际刀刃已经逼近了自己的喉咙……

            漆家村四名壮丁以及两名保安团员的特大杀人案震惊了全市,市里要求成立专案组,周涛作为地方保安团长也被确定为成员之一,尸检报告一出所有人震惊,老凡等人死于失血过多,现场却没有找到什么血渍,血液犹如被吸干一般。警察局过搜索信息将嫌犯对象锁定为三名“游动收发行商”,展开全市搜捕,一直未有进展。

            两天后的下午保安团长周涛接到线报,说是有人看见收发商还在漆家村附近徘徊,边马上联系上级汇报情况边叫上所里的8名团员着便衣连夜出发赶往漆家村,誓要为老凡报仇,九人临时开会,此次行动取名为“擒魔行动”,根据线报分析三名收发人员还在村里徘徊,随即分两队伏在村口村尾埋伏,想打个措手不及,九人荷枪实弹,只等攻击对象出现。

            夜很静,周涛突然听得河边一户人家有家畜哀鸣,九人心里顿时一惊,果然不虚此行,周涛马上联系其他八人人,往目标方向靠拢,正移动看见有那户村民的男主正拿着棍子往自己家牛栏里面走,周涛一看赶紧拉住村民,亮了亮枪示意村民跟着自己,倚着墙靠近目标,过了大概一刻钟,门兹的一声打开。

            三人身着黑衣,身披长袋子从里面往外走,周涛马上大喊道:不许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三名黑衣人哪管得了那么多,犹如着魔一般四散开来,顿时枪声四起,奇怪的是三名黑衣人明明中弹却依然一路狂奔,跟没事一般,眼看着人就快跑了周涛心里一急盯着一个最近的目标用尽全力一扑而上,想将对方控制住,其他团员想给老凡、黄彪报仇心切也纷纷效仿,要用身体压制住逃串的黑衣人。

            可刚一靠近对方,仿佛跟触了电一般全身瘫软一下来,只有周涛拼尽全力压着身下的黑衣人,只感觉黑衣人好像力大无边,正要把自己从身上甩下来,此时身边的其他民警也过来帮忙,用随身的皮带等把黑衣人束缚住,有人干脆对着黑衣人脑袋就是一棍子,这些人连枪都不怕打几棍子当然也不在话下。

            搞了半饷,除了周涛身下正压着的黑衣人其他黑衣人都已经逃串,九个团员有两个试图制服黑衣人的民警昏迷,原因不明,而周涛却成功支付了黑衣人,大家正不解,突然一个道士模样的长者却突然出现了。

            “不要动,压着他,抱歉我来晚了!”长者边说边从身上拿出几枚铜钱往黑衣人的嘴里塞,夜黑大家都看不清,长者却跟没事似的手脚灵便,一塞一个准,铜钱一进嘴,黑衣人便昏死过去。

            周涛大惊,问明原因,原来自己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同时身上一定佩戴了一枚护身铜钱,刚好克制这些至阴之物,这几个黑衣人原本是一贯道的后人,练邪道走火入魔,现在已经是半人半妖的状态,他们取牲畜血妄图炼化,这几天就到了月食至阴之夜,明天他们一定还会过来,漆家村是这一带一贯道的发源地,这也是他们选择回来的原因。

            周涛听着这些不着边际的话,看着身下的黑衣人跟手腕上的康熙通宝,想着:这件事干脆先不上报,等明天看情况再说。直到第二天黑衣人依然昏迷不醒,上午周涛把黑衣人关进保安团,绑上长者准备的绳索,叫上剩下几个没受伤的团员随长者一并出发,随长者蹲守在村里去收付剩下的两个妖孽。

            晚上十点多长者低吟一声:妖孽到了!边叫上团员,一同出发,将一户人家的牛栏围个水泄不通,周涛一边叫出村民,一边往牛栏靠拢,突然牛栏顶部跟炸开一般,两个黑衣人眼看着就要往外面冲,长者一个魁星踢斗一跃而起,对着两个半妖就是一脚,刚好将两妖一并踢下半空,周围民警一拥而上,把准备好的铜钱往嘴里灌,不一会半妖们便没了动静,周涛刚好问长者下一步怎么处理,长者只说了速速掩埋边自顾自的往小道走去,没有太多解释边消失在黑暗里。

            “这件事太神奇!”周涛这辈子还是头一遭碰到这么邪门的事情!报告怎么写他已经有了八分主意,看着眼前的半妖,想着消失不见的长者,长叹一声:“愿邪门事情越来越少!就照实上报吧!”

            第二天市报刊专栏刊登了这件事:我市现破获一起特大杀人案,犯案者三名均以落网,案犯以偷盗牲畜为生,目前已畏罪自杀。

            至于那位老者,有人说是上面拍下来的特级大师,也有人说是云游的道士,说法始终不一,碍于大环境下反迷信封建,渐渐传闻也越来越少,有时候面对一些人世间的“疑难杂真”,或许真少不到高人指点化解,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谁又说得清呢。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