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iE7jia'></form>
        <bdo id='iE7jia'><sup id='iE7jia'><div id='iE7jia'><bdo id='iE7jia'></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正文

            坐出租车的人

            推荐人:故事网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7-14 09:09:22 阅读: 次

            这是发生在1993年的一个真实故事。

            我的家乡位于A省H市,属于所谓的七,八线城市。相对大城市而言,各方面无疑都是非常落后的,所以出租车这个行业在90年代初期才开始在我们那里兴起。

            记得我那可怜的老舅当时因为单位倒闭,又没有什么正当的营生可做,眼看着饭就要吃不上了。好在他脑子还比较灵活,看到开出租车赚钱还蛮快,正巧他在以前的单位就一直开车,于是就到处找亲戚朋友借钱,一番东拼西凑后终于买了一辆出租车—昌河大发。

            接车的那天,舅舅格外的兴奋,新车那耀眼的红色也恍的我们这些孩子一阵眼昏。我们一群孩童围着新车蹦啊跳啊,舅舅也高兴的合不拢嘴,憧憬着新车将给他带来的美好新生活。

            出租车生意确实如舅舅所想那样一切顺当,打车的客人很多,财源滚滚而来。虽然舅舅每天都是很晚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但是当他数着那些钞票的时候就感觉一切都是值当的,生活是多么的有奔头啊!但是这一切很快就被一件细思极恐的事情打破了。

            这是个非常寻常的日子,寻常到连空气中都察觉不出一丝异样。今天生意不是太好,大概是因为连续暴雨的缘故,人们仿佛都不愿出门,街上的行人也少的可怜,舅舅当然也没什么生意可做,也不想过早回家,所以就百无聊赖地开着出租车在街上四处转悠着,看是否能接上一单生意。

            不知不觉中车子已经来到了远离市区的郊外,大雨滂沱中舅舅依稀看见好像有人站在路边,他连忙打开大灯急驶过去,果然,确实是有几个人浑身湿透的站在路边。

            车子还未停稳,只见那几个人就招手示意要车,奇怪的是他们招手的动作怎么是那样的缓慢,似乎是非常僵硬机械的。舅舅没有多想,一脚停下车,几个人鱼贯而入,一股阴冷湿寒的感觉随着车门的开启夹然而至。

            舅舅从后视镜中看见来人总共四位,三男一女,不知道是因为被雨淋透了冷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四人皆面目惨白,毫无血色,其中的那个女人还穿着一身白底黑花的衣服,甚是奇怪。

            舅舅还未说话,就听后方有人说道:“师傅,麻烦你送我们到XX村西头第一户,我们赶时间,要快点!麻烦你啊!”

            这个声音嘶哑之极,就像雨天受到干扰的电磁波般让人很不舒服。舅舅也没多说,一脚油门就向着XX村的方向急驶而去。一路无话,大雨中行车视线极差,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车子的速度,车子渐渐慢了下来。

            这时后方又有声音传来:“师傅,麻烦你能稍微快些吗?我们真的很赶时间,十二点之前必须要到XX村啊!”舅舅一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咬咬牙又把脚下油门加大了一些。

            一路疾驰,终于在离午夜十二点还有五分钟的时候赶到了。四个人慌忙在村西头第一家下了车,临走时从车窗外塞进了两张百元大钞,“谢谢你啊师傅!不用找钱了,就当一路来你的辛苦费吧!”说罢,四人转身离去。

            舅舅收下钱,抬头往外望去,只见四下里一片漆黑,除了越下越大的雨,什么都没有了。

            “怎么这么快就进屋了呢?管他呢,赶紧回去吧!”到家都已经凌晨两点多了,舅舅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越想越觉得蹊跷,干脆从床上坐了起来,随手拿起了放在旁边桌上的腰包,抽出了里面的钞票。

            “啊…..”一声尖叫,只见舅舅看着手中的两张百元钞票惊恐不已。因为昨晚生意不好,所以包内只有些零钞,而这两张百元纸币是昨晚最后一单生意的客人,也就是那四个人给的,只见钞票上印着玉皇大帝,赫然是两张冥币。

            “混蛋,枉我辛苦跑了一晚上的路,竟敢拿冥币来蒙骗我,看明天不抓住你们送警局去!”舅舅忿忿地咒骂着。一夜无眠,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舅舅就起床驱车赶往了XX村。

            刚一到昨天四人下车的那户人家,舅舅就上前拍打大门,不多时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老汉。老汉问他有何事,舅舅就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了他,并让老汉把那四人喊出来,要与其理论一番。

            老汉惊讶地告诉舅舅,昨夜根本就没什么人来过他家,但他家的大土狗昨夜倒是下了一窝狗崽,总共四只。

            “什么?”见舅舅不信,老汉打开大门将舅舅带到后院狗窝,只见狗窝内躺着一头大狗和四只小狗崽,其中一只正中吃奶的小母狗竟然是白底黑花。一股寒意从舅舅脚底升起,他没再说些什么,与老汉匆匆告别疾驰回家。

            几天之后,舅舅经过多方打听才得知,原来H市正处于“严打”时期,那天刚枪毙了几名死刑犯,而那四个人上车的地方正是市火葬场的后门。

            这件事过了没多久,舅舅很快联系好了下家,把那辆出租车卖了出去,拿钱开了个小卖铺,从此再也没有开过出租车。

            你,需要坐出租车吗?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作者寄语:希望大家喜欢我写的故事!多多打赏啊!只想挣个早饭钱!呜!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