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iE7jia'></form>
        <bdo id='iE7jia'><sup id='iE7jia'><div id='iE7jia'><bdo id='iE7jia'></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开卷故事 > 正文

            [新传说] 特殊悬赏

            推荐人:故事网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4-11 14:22:08 阅读: 次

              没有人能预测灾难的来临,就像黄晓红,她在回家路上时,心里还像喝了蜜一样,可一打开家门,立时惊得瘫软在地,原来她的老公杜磊倒在了血泊里。

              黄晓红是幼儿园老师,周日早上,她接到了一个电话,朋友告诉她,有人想花三万块钱从她手里买一个入学名额。这买卖入学名额,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幼儿园的老师每年每人都会分得一个,如果自己用不着,也可私下里联系“卖掉”。黄晓红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就出门买了瓶好一点的红酒,想和老公小酌一下,没想到一进门,竟发现杜磊被人杀害了。

              五分钟后,警察来了,一个警察问黄晓红死者与谁结过仇。黄晓红说,丈夫杜磊为人很老实,在单位人缘也极好,不可能结下什么深仇大恨。询问中,她突然想起来家里装了摄像头,便忙跟警察说了。

              警察查看了录像,这段录像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线索: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以及他和杜磊简短的对话,当然,最关键的是,从录像中可以看出,犯罪嫌疑人是在十五分钟前离开黄晓红家的,而从黄晓红家去火车站,或者汽车站,即便是打车,也至少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很显然,犯罪嫌疑人目前并没有逃离这座城市。

              根据这一线索,在场的警察火速作了部署,加大对火车站和汽车站的侦查力度,防止犯罪嫌疑人逃走。

              警察把录像拷贝下来,拿去分析,很快,就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根据录像,可以确定犯罪嫌疑人叫雷红光,住在本市。

              现在,雷红光究竟藏身何处呢?警察调取了作案现场附近的监控资料,希望查到雷红光逃亡的路径,但监控资料显示,雷红光很狡猾,他出了小区,并没有选择到处都有监控的大路,而是转身进了小区附近的一个城中村。这个城中村靠近郊区,没有监控。于是,警察去城中村挨家挨户地走访,但一无所获。

              三天过去了,案件没有进展。考虑到警力有限,局里打算撤回火车站、汽车站的警力。黄晓红听到这个消息时,身子凉了半截:如此一来,抓到雷红光的希望更加渺茫了。

              怎么办?黄晓红坐在梳妆台前,茫然地盯着台面。突然,一个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黄晓红看清了那是一张卡片,卡片上盖着幼儿园的公章,这是一张入学名额卡片。

              这可是个好东西,整整三万块钱呀,黄晓红眼睛一亮,一个主意冒了出来:她要用手里的这个幼儿园入学名额找到雷红光,这个比现金悬赏诱惑大多了。说干就干,黄晓红草拟了一份悬赏告示,然后走出家门,联系了一个小广告散发公司。

              几乎是一夜之间,整个小城的人都知道了这份悬赏告示:只要警方根据线索将雷红光缉拿归案,那么,提供线索的人将得到一张入学名额卡片。要知道,黄晓红所在的是家公立幼儿园,好多人提着钱挤破头往里拱都拱不进去,它的诱惑性可想而知。

              第二天一大早,黄晓红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他知道雷红光藏在哪里。黄晓红怕其中有诈,小心地说:“你确定是雷红光吗?”

              对方听了,说:“保证错不了,再说,我已经通知警察了,等一会儿,警察自会告诉你。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忘了你的悬赏告示—一个幼儿园入学名额。”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

              这人真有些莫名其妙,黄晓红听得一愣一愣的,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公安局打来的,接通后,对方说:“犯罪嫌疑人抓到了。”

              黄晓红赶到公安局,警察告诉她,犯罪嫌疑人雷红光对自己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他说,前不久,自己曾揣着两万块钱来到黄晓红家,想买那个入学名额,结果黄晓红的丈夫杜磊告诉他,入学名额提价了,就在今天早上,已经有人出到三万块了,如果要买,最低这个价。雷红光当即就火了,说他两天前打过电话,商量好的两万块,而这两万块钱,还是他东借西凑好不容易才弄够的。杜磊说电话里的话你也当真?有凭证吗?雷红光恼羞成怒,和杜磊扭打了起来,慌乱中,雷红光抱着杜磊用力一蹬身后的墙,两人直挺挺地朝后栽去,而杜磊的脑袋正好磕在玻璃茶几上,当即就没了气。雷红光看杜磊死了,慌忙逃离了现场。

              听完了警察的话,黄晓红迷迷糊糊地走到楼道里。在楼道里,一个男人带着个孩子向她走来,走近了,那男人说:“你是黄晓红老师吗?是我给警察提供的线索,我是来拿那个入学名额的。”说完,男人尴尬地笑笑,说:“私立幼儿园我们上不起,公立的我们进不去,你看孩子都五岁多了,还从没进过幼儿园呢。”

              这时,走来一个警察,对黄晓红说:“我们确认了,确实是他提供的线索。”

              黄晓红茫然地点点头,说:“等会儿你跟我回家,到家我就给你那个名额。”

              两天后,黄晓红正在家中整理丈夫的遗物,手机响了,是公安局打来的,那位负责办案的警察说:“黄小姐,那个入学名额你给那个人了吗?”

              黄晓红不知警察为何问起这个,疑惑地问:“给了,有什么问题吗?”

              警察说:“其实,当时提供线索的并不是那个人。”

              黄晓红顿时想起了那个奇怪的电话,那人说话的语气,还有表现都怪怪的,这么想着,就问道:“那是谁?”

              警察解释说:“我们总感觉这个案子有点蹊跷,于是就对报警电话的录音进行了仔细的核对,发现当时报警提供线索的人,就是雷红光他本人。”

              黄晓红愕然道:“什么?他怎么会……”

              警察打断了黄晓红的话:“至于那个来拿入学卡的人,我们也核查了一下,他叫雷红伟,是雷红光的弟弟。”

              黄晓红十分惊愕,问道:“雷红光为什么要那样做?”

              警察缓了缓语气,说:“他这样做,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让女儿能得到那个入学名额。”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