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iE7jia'></form>
        <bdo id='iE7jia'><sup id='iE7jia'><div id='iE7jia'><bdo id='iE7jia'></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小小说] 拍卖“牛魔王”

            推荐人:故事网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2 14:47:40 阅读: 次

              南阳小杨村将拍卖一头公牛,起价10万元。记者尹伟听到这个消息,立刻赶到当地进行采访。
              
              村长告诉尹伟,拍卖这头公牛的村民叫王德发。王德发本是远近闻名的养牛专业户,但近几年炒股亏了不少钱,只得忍痛出售爱牛。
              
              “标价10万块,有人买吗?”尹伟好奇地问道。
              
              “怎么没人买?慕名而来的人还不少呢!”村长说,这牛是王德发发家时育苗的种牛,算是有些贵族血统,人送外号“牛魔王”。这头牛繁育的后代体格健壮、肉质细腻,所以价格自然不低。
              
              村长一边介绍,一边把尹伟引到了“牛魔王”的牛栏边。尹伟拿起照相机就想照张特写,没想到突然蹿出了一个年轻女孩儿,一把遮在镜头前说道:“你想死啊!”
              
              尹伟闻言,正气不打一处来。这时,女孩儿旁边的老头儿劝道:“对客人礼貌点儿。”接着,老头儿解释道,“这牛性子烈,你给它照相可能会激怒他,还是别拍了。”
              
              经村长的引见,尹伟才知道,这一老一少正是牛的主人王德发和他的女儿王蓉。尹伟见没法拍照,只得悻悻地走了。
              
              当天晚上,尹伟便借宿在村长家。傍晚时还有个小插曲,他去上公共厕所时,发现门口是用小人图标区分男女,男厕是绿底红小人,女厕是红底绿小人。他远远看到有个胖子鬼鬼祟祟地在厕所前晃来晃去,等他一走近,胖子就跑开了。
              
              入夜之后,尹伟编了个借口从村长家溜出来,摸到牛栏想要去“偷拍”。谁知,他刚调好焦距,正准备按快门时,突然脚下一滑,他重心不稳,跌进了牛栏门,眼前就是眼中带血的“牛魔王”了。
              
              尹伟顿时吓得腿都软了。不一会儿,听到动静的王德发、王蓉和村长依次赶了过来。王蓉冲他大叫道:“别动,一动你就死定了。”
              
              尹伟虽然怕得要命,却也只能硬撑在原地。好在王蓉安抚了牛魔王一阵后,它便冷静了下来。
              
              尹伟长嘘了口气,几乎是爬着出了牛栏。王蓉正要开骂,之前厕所边的那个胖子突然出现了,抢先骂道:“这小子是哪里的,要是放走了我家牛魔王,你赔得起吗?”
              
              尹伟之前已经问过村长了,知道这胖子是城里“牛气冲天”牛排店的老板牛根田,是来这里参加拍卖的大户之一,听说是想买下牛魔王,做成牛排,大赚一笔的同时,也为自己的牛排店打打广告。
              
              还没等尹伟还口,又一个精瘦的男人出现了:“你这家伙要不要脸,拍卖会还没开始,牛魔王怎么就成你家的了?”
              
              牛根田道:“孙土鳖,你这个泥腿子才上岸几天,就敢跟老子争东西,比家产你比得过老子吗?”
              
              从牛根田的话中,尹伟也推断出了这瘦子的身份,他应该就是邻镇养牛大户孙博胜。孙博胜养的牛价格一直上不去,他想买下牛魔王做种牛,改善自家牛的肉质。
              
              此次拍卖会,牛根田和孙博胜都是志在必得。众人又闹了一阵,便都散了。临走前,尹伟回到他刚刚摔倒的地方,发现原先他站的位置后有两道淡淡的足迹!他刚才就感觉似乎有外力推了自己一下,看来这不是意外,而是未遂的谋杀。
              
              第二天,尹伟再不敢贸然去牛栏了,便在山村附近沿途观赏风景。当他走到一处树林旁,突然发现王蓉正从树枝上摘下一朵花,戴在了自己头上。
              
              尹伟好奇问道:“这是什么花?”王蓉尚未开口,他爹王德发却抢先答道:“这是豫中木牵牛。”接着便向他道歉说,“昨夜让尹记者受惊了。”尹伟连忙摆手说:“不妨事。只要拍卖能顺利进行就行了。”
              
              “但愿吧。”王德发心不在焉地回道,一副满怀心事的样子。这一天倒是相安无事,过完这一夜,明天拍卖会就要正式进行了。但到了夜里,尹伟却听到牛栏的方向又传出了响动,他赶过去一看,不少人已到了现场,牛根田倒在了血泊里,身旁是角上带血的牛魔王。
              
              警察很快赶到了现场,刚好有关人士都在,警察便进行起例行询问。村长想息事宁人,便说:“我看这八成是意外,那天尹记者不也跌到了牛栏里,差点儿出意外吗?”
              
              警察询问尹伟,他也证实了此事。此时,孙博胜却开口道:“我看未必是意外吧,牛根田是个开牛排店的,兴许有些人不想牛被做成盘中餐呢?”
              
              王德发一听就来火了,但一时不知如何反驳,王蓉倒是伶牙俐齿,反驳道:“你要这样说,你的嫌疑也不小,现在牛根田死了,就没人跟你竞价了。”
              
              接着,又有同村的买家开口了:“村长你也别装好人,王德发如果靠卖牛摆脱了经济危机,恐怕下届竞选将会威胁到你村长的位子。现在死人了,拍卖可能搞不成了,恐怕正合你意吧?”
              
              孙博胜顿时急了:“别啊,死个把人而已,我还要买牛呢。”
              
              警察见场面乱成一锅粥,只好出言阻止:“别争了,现在是意外还是谋杀还得两说呢。”
              
              天亮后,警察勒令案件相关人士不得离开本村,接着便对现场进行了勘查,又听取了尹伟此前“意外”跌入牛栏的情况,初步判断牛根田的事也是意外。尹伟却私下找到警察,说了被人推后跌入牛栏的事。警察眉头一皱:“你认为这是谋杀?”尹伟点点头:“我跌进牛栏,侵犯了它的领地,被攻击不奇怪。但牛根田是在栏外被顶死的,这不是很奇怪吗?”警察道:“一般来说,牛不会主动攻击人,害牛根田的人是怎么做到的呢?”
              
              村长正好也在接受询问,他听后,说:“这牛魔王的习性我比较熟,要惹怒它通常有三种方式:一是辛辣气味,二是红颜色,三是噪音。我看这牛根田身上并没有奇怪的气味,又穿着绿色的衣服,而且昨夜也没听到很大的动静,我想意外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尹伟想了想,没说话。
              
              又过了一天,被限制离开的众买家呆不住了,吵着要走。尹伟却突然出现,说是警察叫大家去村长家,要指认凶手。
              
              于是孙博胜、王德发父女、尹伟以及另外几个买家便一起到了村长院子里的一座小木屋前。几个人刚进门,就有一桶液体兜头淋了下来,众人衣服都被打湿了,定睛一看,原来这小木屋是一个室内牛栏,牛魔王正被围在几人面前。
              
              几人还来不及反应,其中一人却反应很快,他面色十分惊慌,抱住另一个人就扑倒在地。其他人却站在原地,不解地看着他。“他”一愣,瞬间明白自己的反应过激了。
              
              尹伟一声冷笑:“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吧?”尹伟解释说,大家淋上的液体,就是牛根田遇袭的催命符。此地盛产一种花,叫豫中木牵牛,也叫‘朝颜红’,此花的花汁是红色的,牛根田衣服上正是涂上了这种花汁才会被牛魔王攻击。
              
              “自己衣服染红了,难道牛根田不知道啊?”有人问道。
              
              尹伟解释说:“还真不知道,这花并没有什么香味。这里的厕所标牌是红绿相间的,我第一次见到牛根田,他在厕所外徘徊很久,其实是因为他不知道进哪边。”警察反应很快:“红绿色盲。”
              
              尹伟点点头:“牛根田当天穿的是绿色的T恤,被涂了红颜色他根本分不清。”
              
              “但为什么查看尸体时,衣服并没有变色呢?”
              
              尹伟继续解释:“这‘朝颜红’的花汁颜色只能管一个白天,到了晚上就消散了。我想牛根田应该是傍晚遇袭,我们发现时已过了大半个晚上,颜色早就消散了。”
              
              “大家身上淋的就是‘朝颜红’,为什么别人都没反应,而你有反应呢?除非你一早知道,这种花的颜色能引起牛发狂。对不对?王德发。”
              
              刚才惊慌失措的那人正是王德发,他当时一把扑倒了女儿王蓉。
              
              尹伟说道:“我想你当时一定是借故将牛根田约到了牛栏边。牛根田穿着染红的T恤,激怒了牛魔王,导致了杀身之祸。其实现在牛魔王已打了镇定剂,并不会因为花汁发狂,走这一步就为引你出来。
              
              “我养了牛魔王这么多年,实在不忍心见它被杀啊!”王德发道,“你是什么时候怀疑我的?”
              
              尹伟说:“我问你这花叫什么名字时,你刻意回避‘朝颜红’,却报了它的学名‘豫中木牵牛’。我想你是怕事件发生后,‘红’字会引起我的联想。但这更让我怀疑到你。我那天跌进去也是你推的,你是为了先制造一次“意外”,让大家习以为常,以为牛根田的死是‘第二次意外’。”
              
              警察很快就把王德发带走了,尹伟也把这奇案写成了稿子发表在了报纸上。至于牛魔王后来的归宿,他却不得而知了。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