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iE7jia'></form>
        <bdo id='iE7jia'><sup id='iE7jia'><div id='iE7jia'><bdo id='iE7jia'></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新传说] 昂贵的安慰

            推荐人:故事网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2 14:47:41 阅读: 次

              曹桂珍在一家写字楼当保洁员。一天晚上,她在例行清扫楼梯间时,意外地救出了困在电梯中的女子郑华。郑华拉住曹桂珍感激不已,并和她成了朋友。
              
              这天,两人在吃午饭时,郑华神神秘秘地说:“曹姐,想不想赚点外快?我手边正好有个活儿,不过是个临时的。”郑华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按摩中心的宣传简介给曹桂珍看,“我有个市场研究项目,正好缺少一位市场研究员。”
              
              郑华介绍道:“我的研究目标是一家以中老年为客户的按摩中心,现在老年市场非常有潜力,你去体验一把,然后把你看到的利弊记下来告诉我就行了。对了,可以跟那些老客户多聊聊,他们的体验信息会更多些。”郑华嘱咐她一切行动要秘密进行,不能让对方察觉。
              
              既能过把瘾,又能有报酬,何乐而不为呢!曹桂珍立马答应了。
              
              于是,郑华教曹桂珍佯装路人经过按摩中心,接过门外店员递来的宣传单,表示想尝试按摩。面对上门的客人,工作人员非常热情,曹桂珍顺利地成为了该按摩中心的会员,连续一周享受了按摩推拿足疗等项目。她在工厂干了半辈子力气活儿,自然落下了不少病根,刚开始按摩疼得她嗷嗷叫。
              
              半个月后,按摩中心给曹桂珍安排了一次“会诊”,然后工作人员建议她进行一次深度SPA,将她带到了理疗池里进行“泡疗”。
              
              池子里装的是棕色的液体,据说是特殊药材配的药水。几位大妈正在“泡疗”,其中一位体态宽大的大妈靠了过来。曹桂珍记得在按摩室里见过她,大家都叫她于姐,听说已经在这里治疗两年多了。
              
              于姐很健谈,拉着曹桂珍就聊了起来,两人从治病问药说到了家长里短,发现彼此均是独居生活,一下子有了共鸣。
              
              “你们听说了吗,按摩中心搞组团旅游活动呢。不如我们姐们几个一起出去玩玩。”于姐招呼其他几位老人建议道,“机票与住宿费都不用咱们掏,我上次玩过了。”于姐向后面张望了一下叫道,“沈大妹子,去年你不是也去过了吗,还不错吧!”
              
              曹桂珍扭头一看,池边坐着一位肤色暗黄、身材瘦小的老妇人。“吃海鲜,住海景房,还有医生给体检。”沈老太淡淡地说。
              
              “优惠只对会员有效,我觉得超划算。咱们组团去,一切手续都由按摩中心和旅行社安排!省下的钱用来购物那是净赚啊!”在于姐的劝说下,四五个老人都动心了。
              
              曹桂珍赶快回去找郑华问她怎么办。“去吧,就当成一趟平常的旅游,随时告诉我他们的接待内容和你的见闻。”郑华的回复令曹桂珍惊喜万分。
              
              曹桂珍工作了大半辈子还真没去过境外旅游。老伴早已不在世,儿子也在外省工作,她的事情就是自己说了算。她兴致勃勃地报了名,临走时郑华交给她一张银行卡,交代她有什么消息就打电话。
              
              一行人上了路。头一次坐飞机的曹桂珍有点晕,于大姐又是叫空姐给她倒水,又是给她服药,那叫一个热情周到。下了飞机后,预定好的巴士早已在机场外等候了,曹桂珍透过巴士的玻璃看到了岛国的异域风情,心情更加激动了。到酒店入住,曹桂珍跟沈老太分到了一个房间。
              
              接下来几天的安排令曹桂珍非常惊讶,每天三顿饭被安排得井井有条,荤素搭配营养又健康;隔天就去趟海边,一会儿坐船观景,一会儿漫步沙滩游玩;考虑到老人们的体力问题,组织方还特意留出下午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曹桂珍每天抽时间给郑华打电话,汇报一天活动的内容。于姐跟沈老太认识,她经常上她们的房间来串门聊天。“你儿子不是在外省吗,怎么还舍不得你出来玩?”于姐看到曹桂珍每天打电话,忍不住问道。
              
              “是我一个老同事,也想出来玩一玩。”曹桂珍挂断了电话,编了一个借口说。
              
              “那好啊,多拍点风景照给她们看。”于姐说完又嘱咐她们早点休息,“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有压轴好戏要上演呢!”等于姐离开,曹桂珍随口问沈老太有什么好戏时,对方却摇摇头不说话。这几天接触下来,她感觉沈老太就像个闷葫芦,态度始终不冷不热。
              
              第二天早晨6点,老人们就被叫起来了,要去一家私人诊所里体检。曹桂珍以前在工厂也体检过,量血压、做心电图、查CT,一套下来,她感觉没什么不同,不过最后医生却告诉她们的导游,老人们的问题很多。
              
              “大家体内毒素很重,要想排毒必须吃这里独家配置的药材。”导游小姐笑嘻嘻地拉着于大姐说,“你们看,于姐去年就在这里买了药材,今年她的精神多好啊!”
              
              于姐拿出手机给大家看她去年的照片,对比之下现在的她确实气色好了很多。“怎么样,这下大家放心了吧!”导游号召大家现在就交钱,于姐大声表示去年买得划算,今年打算再买些:“去年五万六,今年给个优惠价四万八。”
              
              曹桂珍吓了一跳,她没想到买药会这么贵,何况她的钱不是自己的,郑华让她搞市场调查,可没说要花这么多钱啊!于姐的现身说法让很多老人动了心。他们把计划用来购物的钱拿出来买了药。有的钱没带够的,还让家里汇钱过来。来不及与郑华沟通了,曹桂珍只能硬着头皮刷卡交了钱。
              
              回到酒店,沈老太去洗澡,收拾行李的曹桂珍听到一声脆响,原来是沈老太的手机滑到了地上。曹桂珍拾起手机时,却无意看到了沈老太手机屏幕上的家庭合影,其中居然有郑华。这是怎么回事?莫非郑华是沈老太的女儿?
              
              回来后,曹桂珍找到认识的老医生咨询,被告知这些药材非常普通,根本不值钱。“沈老太就是你母亲,你骗我过去是不是为了推销药材?”虽然药钱是郑华出的,曹桂珍仍然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
              
              “唉。”郑华叹了口气,说出了实情。一年前,沈老太参加了按摩中心举办的旅游活动,买回来一大堆所谓的保健药,郑华和哥哥看到后料定母亲受了欺骗,可沈老太非但不信他们,还为此生了儿女的气。
              
              “那个于姐就是个托儿,可我妈就是不信,还声称要跟‘朋友’再去一次。”郑华说,“无奈之下,我只好找个‘卧底’去劝她了!”
              
              最后,郑华恳请曹桂珍劝说她母亲一起去按摩中心退卡。等曹桂珍拉着沈老太到了按摩中心,却发现里面已经人去楼空。令曹桂珍意外的是,沈老太向她承认,其实她早明白自己上当了,可是,于姐虽然是骗子,却能陪她说话,比起一年到头跟她说不上几句话的儿女,她宁可被于姐骗着。
              
              “唉,你这花钱买安慰的代价也太大了。”曹桂珍叹气摇摇头,忽然,她想起自己的儿子也已经连续两年春节没回来了……

            赞助推荐